當前位置: > 個人所得稅 >

個稅起征點從3500調整至10000,這樣真好?

時間:2014-09-16 10:52來源: 優步稅率網 作者: www.iekp.icu 點擊:

1.“國家少了稅源,富人照樣逃稅。”


首先,個人所得稅占稅收收入的比重很低。2013年,全國稅收收入總計110497億元,其中個人所得稅6531億元,占全部稅收收入的5.91%;其中工薪所得稅4092億元,占全部稅收收入的3.70%。其次,歷次個稅起征點調整,對全國稅收收入并無實質性影響。最后,個稅,加上“三險一金”等強制性的扣除項,導致工薪階層實際的可支配收入的減少。通常情況下,誠如宗慶后所言,各種扣除項在一般工薪階層的收入里要占到40%甚至更高,實質上是一種“工薪稅”。
因此,提高起征點,有利于減輕中產階級的負擔,從而進一步刺激消費,有利于經濟良性發展。至于富人逃稅,不是起征點的問題,而是要從規范企業財務管理,增強對其他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


2.“提出過按家庭納稅,并考慮以家庭為單位的贍養情況加計扣除。最后結果是因為對計稅人員要求較高。”


我們國家的任何制度,從設計角度來說,只能“一刀切”,只要留口子,大家都會擠破頭往里面鉆。按家庭征收看上去很美,但是在設計和執行兩個層面都會遇到很大的問題。而且可以保證的是,越是高收入家庭,可以回旋的空間和余地就越大,降低實際稅負的可能性就越大。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子女因素肯定要考慮在扣除因素里,那么逐步放開的生育政策,會使得高收入家庭更容易擁有多個子女,勢必會享受更多的扣除。
至于征收人員的素質問題,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征管水平的問題,看看2007年開始到現在的12萬申報就知道了,虎頭蛇尾,勞民傷財的事情。

3.“說到底老百姓也不是怕納稅,是怕交了稅,稅款又沒有用于民生。”


稅收是提供公共服務的價格。討論問題的時候要明確分清“怎么征”和“怎么用”,要獨立地進行討論。個人一直的觀點是:政府收稅必須依法進行,不能過度放開隨意征稅的口子,更不能用“征多少無所謂,只要服務到位就行了”的論調來開脫。這對提升政府效能毫無幫助,相反只會養成動不動就拿稅收當經濟杠桿的習慣。

4.其他:


(1)對于個稅起征點的問題,走制度設計角度必然只能一刀切,無法考慮地區性差異和個體差異的情況下,且目前來看結構性減稅、增加民生的需求又十分強烈,不如逐年提升起征點,切實為中低收入減稅,增加工薪階層的可支配收入。同時,要加強對利息股息紅利、財產租賃、財產轉讓等所得的征收力度,堵住高收入人群的漏稅、避稅可能。這才能真正起到“個人收入調節”的作用。
(2)從年所得超過12萬元申報的數據來看(如下圖,隨便找了一下,只找到前三年炒得最火時候的數據,沒深究),按照年所得超過12萬元申報來看(也就是月收入10000元),這些需要申報的人數申報納稅額就占到了當年全國個稅收入的三分之一強。如果將起征點提高到10000元,大約可以惠及超過2000萬人,惠及面相當廣,是非常有效的減稅手段。(按照2011年的數據,當時調整免征額的時候,預計納稅人數將由8400萬人減至2400萬人。相關新聞:6000萬人將不再繳個稅 工薪階層納稅面降至7.7%_網易財經)


【相關補充】


1.造成個稅增長的因素主要來源于工資薪金增長、勞動報酬所得增長和財產轉讓所得。簡單的拿工資薪金增長來說,用城市居民收入指標可以作為參照(雖然不那么準確):2013年全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955元,比上年名義增長9.7%,加上另外兩個因素,年增長十幾也是正常的。(統計局:2013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955元)
2.專管員的吐槽不能說明問題,這樣的情況確實存在,但是回到全國的范圍來看,虛高20%基本不可能;就從數據質量來說,稅收入庫數據恐怕是財務數據里最可靠的數據之一了,畢竟都是真金白銀進國庫的錢。如果你要認為這個都不可靠,那么也就沒有討論的必要了。:)
3.家庭為單位的稅收方式確實科學,但是在我國制度的設計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很難用一句兩句話來解釋清楚。總的來講,設計地“過緊”則傷害一般百姓福祉;“過松”則起不到應該有的效果。
4.高收入家庭多子女的現象。高收入家庭可以通過海外生子等方式擁有超過2個以上的孩子,這個在我身邊很常見。一般家庭,即便用足2個的名額都要考慮很久,畢竟撫養一個小孩且給予良好的教育,在一二線城市的費用還是相當不菲的。

【感[email protected] Vodnik 的補充】


對于高收入家庭的生育意愿偏高(實際生育率也偏高)這個課題有很多研究文章,比如《西社人口》2009年第6期,陳鐘翰,吳瑞君《城市較高收入群體生育意愿偏高的現象及其理論解釋——基于上海的調查》中就指出:“計劃外生育意愿偏高的群體主要有三類:一是白領階層;二是人才引進家庭;三是“單獨家庭”。...在上海市閔行區的調查發現,年收入在2萬元以下的較低收入者,由于經濟壓力所限,近6成都傾向于生育1個孩子;...;而年收入10萬元以上的高收入者,意愿生育二孩的比例則高達86.7%。”

【關于關鍵名詞的表述問題的補充】


謝謝各位的補充,關于是起征點還是免征額,亦或是費用扣除額的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第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修改為:“工資、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額減除費用3000元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上文中的就不一一更正了)

【關于其它提問】

“一。提高到一萬少繳稅多少,這個需要嚴格測算。”
之所以用了“提高到一萬元”的表述,是因為問題里宗慶后的言論(宗慶后建議政府降低稅負 將個稅起征點提至1萬元),至于宗先生為何選擇“一萬元”這個就無從考證了。至于上面的回答中,用12萬元申報作為參考是否科學,小弟我很早就不在稅務機關工作了,因此無法獲得一手準確的資料,只能通過12萬元申報的數據,從一個側面來論證這個減稅的力度和影響面。(話又說回來,當年訂12萬申報,這個12萬又是哪里來的理論依據呢?)


“二。個稅占比例就可以減少?”
您的這個回答不太理解,我列舉的數據是為了表明個稅對于全國稅收總量來說,影響不大,并不會對組織收入產生重大的影響。相反,提高免征額的做法也許會降低部分工資薪金個人所得稅,但是如果加強對勞動報酬、財產轉讓個人所得稅的征收力度,同樣可以彌補部分的稅收損失。


“三。為什么綜合稅制是正確的方向?”
這點非常同意,但是現在分類稅制都沒搞好,誠如您回答中炒房、炒股這類的個人所得稅都沒辦法很好地加以監管和征收。只能說,我們離這個合理的目標還很遠很遠。這個在“四。困難不在于設計制度”、“五,減稅總是好事。”都有體現。至于第五點里提到開發商轉嫁稅款的問題,這個又是稅款轉嫁的問題,不是減不減稅的討論范疇了。

——————————————【做個小結】——————————————

1.費用扣除額該不該全國一刀切?
不應該,但沒辦法。
還是那個觀點:我國政策制定的現實就是,寧愿過“緊”不可過“松”。雖然面臨著我國區域間發展極度不平衡的現狀,但是在很多政策制定上,可以上下浮動的口子絕對不可以開得過松。(這點就像現在的ANTI腐一樣)


2.費用扣除額設定在10000元合不合適?
有知友說了很多理由。我上面的回答,簡單參考了12萬申報(誰也沒告訴我們為什么設定了12萬就算高收入了,我們姑且認為稅務總局是經過充分、科學且嚴謹地論證設定了這一標準),我只想說明:1.工資薪金所得稅的納稅群體并不龐大;2.提高到10000元,惠及面很大,但是對稅收影響較小。


3.綜合稅制目前可行不?
參見一下現在全國范圍的12萬申報的現狀,就可以得出結論了。

備注:本文由www.iekp.icu 優步稅率網發布,系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優步稅率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原文地址:http://www.iekp.icu/geshui/4890.html

------分隔線----------------------------
父輩水果手機殼,處女座都愛的基本款iPhone保護殼
99炮单机捕鱼游戏下载
环球国际娱乐网站多少 欢乐生肖论坛 网赌大小单双技巧 送本金最多的棋牌游戏 全网赔力最高彩票APP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下载 快三彩票大小规律 拇指21点安卓版下载 王牌娱乐 北京塞车pk1o计划全天 福建时时官方网站 双色球开奖结果球 必赢客pk拾计划软件 世界杯外围投注 二人麻将技巧 打击大陆黑庄6码中特